基层医疗机构不能再用中药注射剂生死劫来了

近日,湖南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通知称,对公示无异议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中的中标品种,除抗生素和中成药注射剂外,全部纳入基层医疗机构使用范围,涉及387个药品。

同时,对其中的基础大输液品种采取分步进入基层医疗机构的方式采购,予以限制,并强调将在省交易系统内监测执行情况。

这意味着,注射剂在湖南的基层市场将全面受限,特别是中药注射剂将彻底失去当地基层市场空间。

可以看到,近年来,在因不良反应事件频发,而遭大医院抵制的背景下,大批中药注射剂已经转战基层。数据显示,清开灵注射剂2014年上报国家不良反应中心的报告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来自基层。

也正因为此,2017年新版国家医保目录对26种中药注射液提出了只能“在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使用”等才予以报销的限制,加上其他限制要求,受限中药注射剂品种达到38个。

新版基药目录作为基层用药的主要武器,其相关利好政策已经在多地落实,但需要看到,已有发文中鲜有对中药注射剂、抗生素设置限制。

而分析人士指出,在医保基金吃紧的大形势下,即便湖南的这一政策不会受到其他省份的效仿,已经整合了采购权、支付权、定价权的医保局,也会通过医保支付标准、支付方式改革,以及医保目录调整等手段,倒逼中药注射剂等无法证明自身安全有效的药品退出市场。

年报显示,多家以中药注射剂为主打产品的上市公司2018年业绩惨淡。包括丽珠集团、天目药业、振东制药、龙津药业等知名药企,利润降幅超过70%。

其中丽珠集团利润率已经连续4年下滑,2018年下滑75.56%。其独家品种参芪扶正注射液受医保目录限用、辅助用药监控等政策影响,年销售额已由巅峰时期的16.8亿元,降至2018年的10亿元,降幅达到40%。

与之同步,如丽珠集团、步长制药等,一方面积极开展中药注射剂品种的上市后再评价工作,另一方面,已经开始布局转型。可以看到,仅重组人绒促性素一项,丽珠制药已经投入研发费用近1亿元;另外还有12个生物单抗项目。

在这些变局背后,2017年以来的国家医保目录限用,国家药监部门要求修订说明书日益频繁,以及各地卫生健康部门对相关品种的临床限用,特别是国务院部署的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等政策,都加速了中药注射剂衰落。

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基层用药水平有限等原因,随着基本药物目录的加速落地,中药注射剂在基层的使用情况又呈现出增长势头。

可以看到,新版基药目录中仍然有至少10个中药注射剂品种,包括:柴胡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生脉注射液、清开灵注射液、血栓通注射液、注射用血栓通(冻干)等。

据湖北省统计,2019年第一季度该省基药配送金额9.9亿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24.64%。而其中新增品种中,不乏中药注射剂,如谷红注射液,舒肝宁注射液等。谷红注射液的配送金额更是高达90.57万元。而注射用炎琥宁甚至成了该省基药配送金额最高的产品。清开灵注射剂说明书

同时,抗生素滥用、大输液问题下沉趋势,也已引起有关部门重视。业界分析,这或许也是湖南等地,在落实基药政策时,将中药注射剂剥离,同时限制注射剂使用的原因。

安徽阜阳市与湖南文件同日发布的《关于印发村卫生室基本药物参考目录的通知》中,还有多款中药注射剂。

分析人士认为,在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受到重用的情况下,各省份通过行政手段阻止其中的中药注射剂下沉基层的概率并不大,但,需要注意,在各级医保部门已经掌握了药品采购权、支付权、定价权的前提下,中药注射剂市场全面萎缩或已不可避免。

可以看到,新一轮医保目录调整已经启动,随着动态调整机制的建立,中药注射剂临床受限,甚至直接调出目录的风险将持续加大。

同步,近日已公示并将进入三审的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中,也强调了药品的退出机制。此前由于种种原因一直缺乏循证医学证据,但却销售金额非常大的中药注射剂,如果还不能证明自己就将岌岌可危。

这也引起了企业方面的重视。在市场受限,中药注射剂市场已经显著下滑的情况下,很多企业正在积极开展中药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

就在上个月,中药注射剂产学研合作组织(TCMIC)、中华中医药学会青年委员会、中药临床药理分会等学协会,已经就中药注射剂再评价工作召开研讨会,就要点、思路等进行探讨,受到诸多企业的关注。

业界认为,中药注射剂只要能够通过现代循证医学手段证明其安全有效仍然可以保有市场,而在中药注射剂原料复杂的前提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oodbridgecigars.com/,比林其原罪——“热原”,能否最终解决,或已成为这类产品生死存亡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